• 要高質量發展與改進考核並重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必須加快形成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准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創建和完善制度環境,推動我國經濟在實現高質量發展上不斷取得新進展。”提出這么多體系和考核要求,說明中央在這個問題上,是下了大的決心,並有周密的考慮。

    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意見》提出的目標是:促使高負債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盡快回歸合理水平,推動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末比2017年末降低2個百分點左右,由此國企去杠杆正駛入快車道。為什么要重視國企業負債問題,什么原因造成國企資產負債居高不下下,從那些方面入手解決國企資產負債問題,關鍵處在哪裏?值得研究。

    國企高負債原因何在?

    約束國有企業資產負債,要從認識國企高負債原因入手。國企這么高的負債率是怎么來的?除經濟增速下行外,重要的要從體制方面原因。

    很多人將國企的高負債率歸結為經濟增速下降。這有一定道理。在2008年中國推出了以“四萬億”為內容的刺激經濟增長計劃以後,國企杠杆率急劇攀升。在經濟高增長時期,企業能拿到訂單、有業務、有利潤,高負債率對國企而言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是,隨著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我國經濟基本面開始發生變化:傳統增長動力減弱,潛在增長率有所下降,過去接近兩位數的高增長很難再見。一旦市場轉差,企業經營業績下降,盈利能力下降,高負債率的風險就會不斷顯現。

    國有金融機構以支持國有企業為主,是導致國企負債率快速上升的重要原因。國有金融機構多少年以來主要是支持國有企業,尤其是支持特大型、大型國有企業,國企往往是銀行貸款的“座上賓”,信貸占據其融資的較大比重,國企導致銀行不良率的壓力較大。國有金融機構和國有企業之間這種千絲萬縷的先天關聯,決定了國有企業的杠杆高。資料顯示,2008—2009年期間,伴隨著財政發力,國有企業在與之相聯系的金融、地產、通信、公用事業、交通運輸、采掘、鋼鐵有色等行業都快速加杠杆。

    從根本上說,國企負債率高是發展思路問題所致。國企多年來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主要目的是加快速度、做大規模。現行體制下國企在經營和擴張過程中不計代價、不講成本、不看效益、不注重提升核心競爭力所致。更多情況下,都是圍繞規模和數量做文章,圍繞資產和營業額做文章。尤其是前些年,央企為了避免在新一輪改革中被重組和整合,都把規模擴張和資產擴大當作了最主要手段,瘋狂地通過負債進行投資布局和收購資產,以至於多數央企都在全國設立了基地,投資了規模很大的項目,也圈下了很多土地。也正因為國企在經營和擴張過程中可以不計代價、不講成本,因此,資金從何而來,就不是企業重點考慮的事。尤其在金融危機爆發後的頭兩年,為了應對金融危機的沖擊和影響,國企更是掀起了一場投資熱,金融機構也是趁機向國企投放了大量資金。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也紛紛把目標轉向國企,尤其是央企。當然,收購了相當數量的地方國企和民營企業,有的央企也因此背上了沉重負擔。因為國企的經營者是任期制不是終身制,企業規模做得越大,影響力就越大。影響力大了,政績顯著,提拔重用機會增加。至於國企形成的超額度負債問題,就是必然結果了。這就和地方政府官員追求GDp過快增長如出一轍,都是一個思維模式。在資產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負債也在不斷擴大。且因為盲目擴張、無序擴張帶來的大多是無效資產、無效收入,所以,負債的擴張速度還要大於資產的擴張速度。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度不快,也是國有企業資產負債居高不下的原因。一些質量不高、缺乏活力的國企甚至“僵屍企業”占據部分信貸資源,導致國企產能結構嚴重失衡、杠杆率不斷高企,也成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阻力最大的領域之一。去杠杆情況最嚴峻的行業是化工、煤炭和鋼鐵行業,某省煤炭行業國企負債率幾乎相當於該省一年地區生產總值。

    降低國企資產負債率應堅持高質量發展

    國企高負債效率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降低國企杠杆率也需要從多方面著手解決。

    首先,國有企業要改變發展思路,經濟由高速度向高質量發展轉變。提升風險意識,杠杆高意味著風險較高。雖然國有企業獲取資源比其他企業相對容易,但是擴張要張弛有度,不能過度。由於投資需要講科學,需要尊重經濟規律,而不是想怎么投就怎么投,想怎么擴張就怎么擴張,尤其是負債投資和擴張,更需要慎重。加強企業自身財務杠杆約束,合理安排債務融資規模,進而有效控制企業杠杆率,形成合理資產負債結構。

    其二,降低國企杠杆率應更好堅持深化市場化改革,推進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要下決心讓國有企業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自主約束的市場主體,通過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對企業負債行為建立權責明確、制衡有效的決策執行監督機制。當企業因為投資失誤、經營不善而出現資產負債率過高的情況時,債務方面的風險可由企業自行承擔,強化國有企業作為市場經營主體的責任。要從體制上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非公資本,進行產權多元化。非公資本拿了錢進來,成為股東,這樣各個股東都會對企業的經營進行監督,這有利於企業的機制轉換與創新發展。

    其三,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戰略性重組。國有企業結構性改革與國有企業產權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而去杠杆是一個聚焦點。主要是堅決加快推動“僵屍企業”債務處置,盡快完成國企“僵屍企業”出清。把這個當務之急解決好,想辦法把負債率降下來,可以兩項改革同步清理僵屍企業、淘汰落後產能,尋找更大空間。包括市場化債轉股與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有機結合,有助於提升國企效率,為國企注入新的活力,最終減少國企降杠杆的社會成本與經濟成本。同時,要加快戰略性重組,盡量減少所謂的多元化經營。

    其四,加強監管,加快建立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制度。缺乏對國企負債的剛性約束是國企杠杆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對此,應區分不同行業、企業類型,設置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和重點監管線,強化對企業及相關負責人的考核;限制高資產負債率企業過度融資等。同時,應改變此前主要監管企業經營行為的監管方式,轉變為主要監管資本,強化出資人的資本意識,通過提高國企效率讓國企資產負債率保持在合理水平上。中央企業要嚴格落實投資項目負面清單管理要求,嚴謹超越自身承受能力的投資行為。將ppp項目納入企業年度投資計劃管理,嚴控非主業領域ppp項目投資,嚴謹開展單純追求做大規模、不具備經濟性的ppp項目,穩妥處置存量ppp項目風險。

    其五,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避免降低國企杠杆率措施硬著陸。李克強總理曾指出,“有的要通過直接融資、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來推進”。本輪去杠杆主要是通過引入各類資本,優化結構實現良性發展,包括增股權融資、通過債轉股增加資本等。目前已有17家中央企業和有關機構簽訂了債轉股的協議,債轉股的框架協議達到了5000億。這項工作,需要實打實推進。不過,具體在開展債轉股過程中需要避免借債轉股之機惡意逃廢債務,避免成為“免費午餐”。防范債轉股之後債權變成股權了,避免股東權益落實不到位帶來的新的風險,導致債轉股之後杠杆率降而複升。

    其六,設立專業投資平台,通過平台出資,協助解決企業債務危機來降低企業的負債率。2017年中央企業通過股票市場和產權市場融資超過3500億,對央企資本結構有很好的優化。中國誠通控股集團為服務央企“三去一降一補”,發起設立了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結構調整基金是服務於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市場化運作的專業投資平台,承擔著推動國企國資改革、優化中央企業布局結構調整的重要使命,重點投資於央企、國企的行業整合、專業重組、優化升級、國際化經營等重大結構調整項目。

    改進對國企的資產負債考核

    《意見》指出,要堅持全覆蓋與分類管理相結合,完善內部治理與強化外部約束相結合,通過建立和完善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制,強化監督管理,做到標本兼治,促使高負債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盡快回歸合理水平。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必須加快形成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准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創建和完善制度環境,推動我國經濟在實現高質量發展上不斷取得新進展。”提出這么多體系和考核要求,說明中央在這個問題上,是下了大的決心,並有周密的考慮。今年1月國務院國資委在京召開的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也提出:努力推動國有企業效益實現穩定增長,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率、回報率進一步提升,企業流動資產周轉率進一步提高,資產負債率進一步下降。這也已經作為一個目標提出來了。國資委已確定了一個能夠保證企業穩健發展的合理資產負債率控制標准,分為三大類:國有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預警線為65%,重點監管線為70%;國有非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預警線為70%,重點監管線為75%;國有科研技術企業資產負債率預警線為60%,重點監管線為65%;國有企業集團合並報表資產負債率預警線為65%,重點監管線為70%。《意見》引人注目的是資產負債約束指標標准。原則上以本行業上年度規模以上全部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基准線,基准線加5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基准線加10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重點監管線。嚴格控制產能過剩行業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同時要求各個企業的集團要負主體責任,對所管控的分子公司也要制定負債的管控指標,通過分類管控使得總體負債率在現有基礎上穩定下降。

    最終在於這些指標體系對於企業的約束。杠杆率高低取決於投資回報率與融資成本之間的差額,如果投資回報率大於融資成本時,企業自身就有動力通過擴大負債來提升利潤率,進而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在結構性去杠杆過程中,政府和市場應各歸其位,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具體來看,多家央企負債率下降明顯。中鋁集團2018年度第八期超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顯示,近三年及今年一季度末,中鋁集團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5.62%、83.88%、63.26%和63.86%,2017年以來降幅超過20%。截至2017年末,中國重工(601989)資產負債率為57.35%,同比下降11.39個百分點。

    《意見》對約束機制講得充分,也是主體內容。譬如,在外部約束方面,要建立高負債企業限期降低資產負債率機制。對列入重點監管企業名單的國有企業,相關國有資產管理部門要明確其降低資產負債率的目標和時限,並負責監督實施。《意見》對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點出關鍵所在。關鍵在於構建的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揮棒”——考核評價體系。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80919/c607199112.shtml


  • Commentaires

    Aucun commentaire pour le moment

    Suivre le flux RSS des commentaires


    Ajouter un commentaire

    Nom / Pseudo :

    E-mail (facultatif) :

    Site Web (facultatif) :

    Commentaire :